第1章 重逢

可跟着她的那些小少爷怎么舍得自己心目中的公主不开心,从郁楠转学开始,她的噩梦也开始了。

众人不怀好意,课间十分钟,男生把她的书本书包当做抛接的玩具,她抢不过任何一个人,像是被一群逗来逗去的老鼠,众人在哄笑,只有傅蓉坐在第一排冲着她冷笑。

这间会所放着节奏感极强的音乐,舞池里一堆男男女女在晃动他们的胯胯轴,昏暗、闷热、男人胸前大敞的衬衫,女人白嫩的一截小蛮腰。

封岑的面色依旧平淡如水,他的眼眸放空既没有恐惧也没有愤怒,似乎成为一个局外人,似乎也没有听到来自那些大块头的怒吼嘶叫,就这么静静地看着行动敏捷一把控制住现场的特警。

郁楠的目光缓缓投向那一辆辆闪烁着的警车,红蓝交替的光打在她的护目镜上泛开光晕。

“房队,现场目前就发现这两个。”禁大队的同事提着两个黑皮的手提箱,一手一个。

她反抗过几次,得到的惩罚就更多。

郁楠僵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摆正表情,许久,才想起这护目镜遮挡了自己大半张脸。

就是这个时候,在那一群刺着大花臂的大块头中,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男人,眉眼如画坐在深红色的沙发上,第一眼,郁楠的目光就锁定了他。

可郁楠没有关注怒发冲冠口吐芬芳的房魏,她的最后一眼给了那个被带走的封岑,他的西装被弄皱了,脸上却仍是那般从容,似乎是感受到郁楠的目光,他转过头往郁楠的方向看了一眼。

郁楠冷漠着一张脸没搭话,邓华跟着久了,自然知道她的性格,很是习惯地自顾自话:“也算是见世面了,毒贩交易毒品变成一箱子书,还挺有文化不也太寒碜,我猜是早就听到了风声,房队这次惨了,准得挨骂,哎!那毒贩看着人模狗样,可那双眼笑盈盈的,真是笑里藏刀,奸诈得狠。”

郁楠怎么也想不到,和他再次见面竟然会是扫毒的现场。

下一秒,郁楠打出手势,一群荷实弹的特警鱼贯而出,和着音乐的节奏,一个个动作利索把舞池中跳动着的青春瞬间熄灭。

傅蓉天生就是大小姐,从来不愿意自己动手。

没有人会救她,她只听到大的大笑,那般青春年少,却宛若恶魔。

毒贩?

那种阴沟里的老鼠,那种污泥里的腐肉,他怎么会是这种。

一个毒品案件瞬间降格为治安案件,扫毒现场变成了扫黄打非现场,换谁都崩不住脸。

郁楠脑海中回忆“哗哗”地过,这么多年,她仍能回想起那一年同样闷热的夏天,任何细节,历历在目。

那天后,她妈妈成为了别人口中的傅太太,做一个豪太太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特别是这位傅太太还带着一个姓郁的小拖油瓶。

从警这么多年,她想过自己会制服很多犯罪嫌疑人,可她从未想过封岑会成为自己枪口指着的对象,她看着自己的组员邓华把那个不染尘世火气的男人一把钳制在沙发上。

在这个毒品交易现场,那些衣冠不整的坐台小姐不稀奇,那些凶神恶煞的大块头不稀奇,唯独那个男人似乎与周围一切都格格不入,他衣着精致,眼神那般温和,嘴角噙着笑,独独有一种陌上君子温润如玉的既视感。

那年夏天,郁楠跟着妈妈进了傅家,傅家的宅子很大,她这个小拖油瓶被安排在最角落的房间,她妈妈对着那个女管家不敢提出异议,只是心疼得摸了摸郁楠的头。

现场控制住后,禁毒大队的队长房魏紧跟着进来,他的目光先是上下打量了着站在角落的郁楠,看她毫发无损才在心头缓缓松了口气。

动用了巨大的人物力,一个大网漫天盖地地铺下去,竟然就网上一尾小金鱼,线人说的大量新型毒品的交易现场,一丝毒品的毛都没看见

“给我仔细查!”房魏脸色发黑。

郁楠不知多少次看见她妈妈悄悄的啜泣,可她什么都不能说,包括傅蓉欺负她的那些事情。

无线耳麦里传来中队长的作战部署,郁楠领着自己的组员往走廊深处的包厢摸去,音乐还在肆意得吼叫,鼓点重重得敲击耳膜,混合着破门而入的声音,特警队员如同猛鹰飞扑向自己的猎物

每一天,她的桌子永远被放在垃圾桶旁,每一节组队的课她永远都被排除在外,每一个男生的恶作剧对象都是她。

封岑还会摸着她的头,轻轻地唤她小怂包。

她隶属锦州市公安局秀鹰分局特警队,这次警方得到线报该会所存在毒品交易,交易双方还非法配备枪支,作为警方最强作战能力的特警队当仁不让一马当先。

“打开。”房魏的喉结轻动,带着一丝期待,他们布局大半个月,方案都换了好几套,这两个箱子便是阶段性成功。

午休时,她被女生压在操场偏僻的一角,那些男生你一刀我一刀给她剪头发,她挣扎着,还被剪刀戳破了后颈,温热的血从伤口处往背上流,逼人的恐惧像是一把尖刀扼住了她的咽喉,她的呼救微不可闻。

郁楠经历过大大小小的扫毒现场,没有一次像现在这般让她震惊,防弹头盔和特警护目镜遮挡了她所有的表情,这么多年,她从未想过,自己与封岑的再次见面竟然是这般,敌我分明。

手提箱被打开,一箱是红晃晃的百元纸钞,满满一箱,而另一箱却整整齐齐堆放着一本本杂志,翻看之下全是淫秽的书刊,让在场的警官都愣了愣。

他说的是封岑,毕竟那么些人当中,唯独他夺人眼球,而这一次郁楠的面无表情中多了一丝不悦,她的声线波澜不惊,语气却冷地掉渣,“闭嘴。”

郁楠穿着黑色作战服和多功能作战背心,全副武装到手指,黑色的手套露出葱削一般白皙纤长的手指,那极具女性美感的手指却紧紧握着一把黑色锃亮的枪。

仅仅两个字,邓华就像是从头到脚被浇了一盆冷水,他连忙缩起脖子,手伸到自己嘴巴前,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

房魏的脸色率先变了:“操!”

音乐声仍在这间会所播放,公安正在四周取证,郁楠跟着同事往外走,他们负责抓人,不负责后续动脑动嘴的事情,邓华亦步亦趋得跟在郁楠身后,嘀咕了一句,“就摸到他们身上几把刀,半个枪的影子都没见到,这线报也差十万八千里的。”

这是一段过于黑色的求学经历,郁楠流了太多的泪,可没有任何一个人对她怜惜。

加载中…